会员资料报送
《徽商夜读》第四期:从工业革命范式谈国内智能制造发展 高杰博士解读《浪潮之巅》
2021-10-19

《徽商夜读》是上海市安徽商会全新打造的品牌栏目,每期将邀请一名“分享者”,以“语音说书”的方式向广大徽商分享书中的精华以及阅读后的心得体会。


10月17日20:00,第四期“徽商夜读”栏目线上开讲,上海大学营销学副教授,上海大学MBA中心智能制造与上海制造学术督导高杰博士担任本期分享嘉宾,他通过对吴军著作《浪潮之巅》的解读,阐释美国工业发展,科技崛起,持续领导技术进步的力量及其基本脉络,并思考如何以科学且冷静的态度看待当前国内智能制造方面的热潮。

根据录音整理全文如下:


“行业基本定律”看科技工业发展之路

“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这十几年到几十年间,它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浪潮之巅》

高杰介绍,本书通过结合四个“行业的基本规律”展开叙述,书中以多个美国的巨型公司作为案例,如IBM、微软、苹果、谷歌、Facebook、英特尔等耳熟能详的企业,分析它们的创新依据,如何成长发展,抓住了哪些历史机遇等。

一是摩尔定律,指的是算力在不断提升,更新迭代速度越来越快。高杰指出,摩尔定律已不断的在IT行业被提出,又不断地被拿出来解读,但或许几年后难实现了,需要不断有新的材料去支持。

二是安迪比尔定律,安迪指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比尔指微软前任CEO比尔·盖茨,这句话的意思是,硬件提高的性能,很快被软件消耗掉了,指的是产业联盟组合所产生的产业协同后果。

三是诺威格定律,指企业到了一定程度以后,要有“第二增长曲线”。高杰解释,企业发展的规模是有“天花板”的,即市场份额的50%,当企业超过市场50%份额后再想保持一定规模的快速增长,就必须去寻找新的增长点,一旦停止创新发展,企业就会没落。

四是基因决定论,即基因决定发展路径。企业的发展道路由它的基因所决定,通过一个企业的商业模式的分析,就可以看到它的基因,通常转型比较困难。


工业革命的范式:现有产业+新技术=新产业

历次工业革命的特点都是围绕着核心技术展开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主要核心技术是电力,第三次是信息革命,第四次革命是智能化。围绕这些,书中提出了“现有产业+新技术=新产业”的工业革命范式。

高杰拿小米举例,小米号称是全中国连接设备最多的一家公司,如果家中大部分的电器设备都由小米APP进行绑定控制,那么小米就获取了庞大的家电设备的使用数据,它开创了一个新的产业,不是卖硬件,而是基于大数据处理的服务。因此,小米的范式:现有产业+大数据=新的产业。

高杰重点向大家解读了书中提到的“三论”,即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他表示,这是一种方法论,希望大家在看待事物的时候能够有一套完整的,有逻辑的分析和探讨方式,本书里提到的“三论”是非常经典的桥段。

一是控制论,指机械思维是对未来做一种尽可能确定的预测和根据变化不断进行调整。高杰解释,当前的互联网产品并不是完整的产品,它们始终在迭代升级,如手机上的APP,手机上的操作系统等。通过控制论的方式可以不断研究变化,根据变化做出适时地调整。

二是系统论,指的是整体的性能未必通过局部性能的优化而实现,也就是说每个子系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加起来的总体兴能可能是最好的。

三是信息论,指基于一切不确定性的信息做的反馈。高杰拿网络广告举例,投放网络广告的行为基础就是依据于信息论,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无法预测。通过受众对广告的反馈形成的用户信息形成了相应的分析算法,这种基于信息论为架构的算法,可以帮助对行为做出预判。

“拥有是重要的,但比拥有更重要的是连接。”高杰重点强调了书中提到的几个以“连接”创造财富的公司,如Facebook,本身不创造内容,但它是世界上用户最多,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爱彼迎,不拥有一间旅馆,反而能为世界上数量最

多的旅客提供差旅住宿;同样中国的阿里巴巴不制造产品也不发明任何虚拟货币,但它是全世界最大的购物平台和支付平台。


同时,高杰对书中关于“熵增熵减”的描述也做了分享:任何一个封闭的系统永远会朝着熵增加(一个自发的由有序向无序发展的过程)的方向发展,没有新人注入的话,一定会越变越糟糕,而只有开放的心态和开放的系统会引入负熵,才有可能让系统通过与外界的交换变得更加有序,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中国智能制造”的思考

解读完书中的内容后,高杰重点谈了对“国内智能制造发展”的思考。他说:“我们要有明确的认知,和国际相比我们还尚有差距。如果我们所有的创新都基于西方的科技研发体系和底层基础、学术逻辑,那我们就没可能超过他们。”

高杰认为工业发展需要长期投入,那么我国为什么还要加强智能制造和增强自动化水平?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二是工资高启,招工困难,三是有国家政策支持,以及全球主要国家都在进行智能制造布局倒逼着我国加强发展。高杰指出,我国虽然是全世界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最全的工业部门的国家,但这也导致了行业差别较大,我国目前仅局限在电子、电器、工业装备、航空等企业才有离散制造的可能性。

高杰表示我国目前仍处于工业2.0阶段,质量基础相对薄弱。我国智能制造要想迅速赶上其他国家,则需要分几步走。首先是发展思路,包括从技能到平台的建设,不光有技能,还要有好的平台,这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目前我国大多数企业对于数据的认知,数据的重要性,信息化的建设等都还还是停留在最基础的层面。

其次是发展途径。第一步要实施工艺自动化,有了工艺自动化,才能整线发展某个工艺,如组装工艺、焊接工艺等,有了自动化之后才能向“产线自动化”发展,最后才有“智能工厂”。最终形成:设备自动化—产线自动化—信息化融入生产全过 程—生产信息互联—生产智能化,需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去往前走。


最后还有人才的培养,包括学校教育和专业方向的构建等。

Copyright © 2020 上海市安徽商会 All Rights Reserved.
TOP